钱学森的几个小故事 

— 钱学森学长诞辰百年纪念

 

梁宝修

(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

点击率 

 

 我于1950年考进北京师范大学第一附属小学5年级, 1952年-1958年就读于北京师大附中,1958年9月进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力学系,1964年1月毕业后先后分配在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和国防科委17院工作。因此,我在小学和中学与钱学森上的都是同一所学校,在科大钱学森则是系主任和“星际航行概论”课的主讲老师,参加工作以后钱学森又是力学研究所的所长和国防科委的领导。所以,60多年来对钱学森既亲切又熟悉。 

钱学森上小学时的故事

 现在,在北京和平门外全聚德烤鸭店的南侧路东,沿街可以看到一座红色二层楼房。这座建筑于1912年建成,1915年投入使用,已有百年历史。它是师大一附小的教学主楼,早年是北京最气派、最漂亮的教学楼。因为钱学森于1920 - 1923年在此度过了三年小学时光,所以此楼一层的四间教室现在已改建成钱学森纪念馆(见图1)

1. 北京师范大学第一附属小学教学主楼。现在楼下四间教室改设为“钱学森纪念馆”

 

 在1920 - 1921年期间,一楼北边第二间教室(如图2),邓颖超曾在此任教授课。因为1919年“五四”运动时邓颖超来过北京,小学校长就把她聘为该校的第一位女教师,那年她17岁(见图3)。邓大姐对一附小有深厚感情,刚解放就从中南海回学校看望。在和上世纪20年代老同事聚会时曾谈到长征时很苦,一路上她和周恩来身上只有一块钱,只能把一块钱破成“角子”,慢慢用。以后邓大姐工作之余休息时,还常常到学校外面的马路边散步。改革开放后,她还帮助一小在马路对面建了现代化的教学区。邓大姐虽然没有直接教过钱学森,但钱学森一直称邓颖超为老师。

 

2. 邓颖超老师于19201921年任课的教室

3. 民国十年九月北京高等师范学校附属小学晨会时演唱国歌

(右上角穿黑色套裙者为邓颖超老师,时年18岁)

 

 钱学森晚年曾回忆一生给他深刻影响的17个人,其中第一、二位的是他父母,第三位就是他在师大一附小学习时的级主任于士俭老师。于士俭(1891-?)是天津人(见图4),1952年我小学毕业时他仍在执教。不过因为已经61岁就不再担任班主任了。于老师对钱学森的影响是广泛求知、写字。钱学森回忆“记得我在师大附小读书时,级主任于士俭老师教我们书法课,小学生可以按照自己的爱好,选择颜真卿、柳公权、欧阳修、赵孟頫等人的字帖临写,老师如果看学生写得不太好,就坐下来一笔一画地教,他写什么体的字,就极像什么体的字,书法非常好,使你不得不喜欢书法艺术。”

4. 北京师范大学第一附属小学1952年毕业名册上的于士俭老师

 

 清华大学原副校长张维院士是钱学森的“三同”:同窗、同行、同志。张维的夫人陆士嘉则是钱学森的“师姑”。陆士嘉是德国哥廷根大学普朗特教授的关门弟子,也是普朗特唯一的女弟子,唯一的东方人。因为钱学森在美国时的导师冯·卡门也是普朗特的学生,所以陆士嘉自然成为了钱学森的“师姑”。更巧的是,从1918年起她和钱学森还是师大一附小的同班同学。陆士嘉曾回忆说:“同班的小男孩钱学森个子小,坐在第一排,不仅聪明学习好,而且很顽皮。有位老师爱拖堂,总是占用同学的课间时间。同学们敢怒不敢言,钱学森就从家里带来闹钟,上好弦、放在讲台上老师的帽子下面。下课铃一响,闹钟也铃声大作,老师只好匆匆下课”。现在知道陆士嘉的人不多了,但她的外孙音乐人高晓松却成了新闻人物,前不久因为喝酒开车被关了半年。

钱学森中学时做肥皂

 钱学森对师大附中是很有感情的,他在1984年曾说:“在我的一生道路上,有两个高潮,一个是在师大附中,一个是在美国读研究生的时候。六年的师大附中学习生活对我的教育很深,对我的知识和人生观起了很大作用。”图5为钱学森中学毕业照。

5.18岁的钱学森中学毕业照和毕业生名册(毕业考试第二名

 

 师大附中地处北京和平门外,它是在明代官窑琉璃厂的遗址上修建的。早年和平门没有挖开,那里是城外的边缘,学校南边的天桥、陶然亭更是一片荒野的坟地。

 北京师大附中成立于1901年,是我国建立最早的国立中学。建校伊始,北京师大附中就担负起中学教育开路先锋的重任。创立课间操制度、推行男女同校、实施“三三”新学制,实验文理分科,这些都是中国教育史上的创举。

 新中国成立以后,毛泽东主席亲自为学校题写校名;邓小平、江泽民同志分别为附中题词;胡锦涛同志多次接见附中师生。一百一十年来,师大附中为国家、为社会输送了大批优秀人才。革命先烈赵世炎、科学家钱学森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附中校友中有30多位中外科学院院士。图6、7为师大附中名师的照片和塑像。

6. 师大附中的名师林砺儒、傅钟荪和董鲁安

7. 师大附中校园中的林砺儒塑像


    在钱学森撰写的《大力发展思维科学》的手稿中,在《教育理论、思维科学与脑科学》一节中,列出了他自幼的十七位老师,如图8。其中北京师大附中的老师就有七位。前述林砺儒老师曾教授钱学森伦理学(社会学),解放后曾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也担任过教育部长。傅钟荪老师是钱学森的几何教师,授之与数学理论,解放后曾担任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董鲁安老师曾担任钱学森的国文教师,他以革命思想教导学生,抗战时期赴延安参加抗日就救亡。

8. 对钱学森深刻影响的17


    1955年10月29日,钱学森从美国回到北京的翌日,就到阔别20多年的母校看望老师(见图9)。

9. 19551029日下午,与阔别20多年的母校老师在附中校门内操场边合影

 

 他先到师大一附小,然后到师大附中。那天下午课后,我们正在操场踢小足球,忽然学校大铁门打开,一辆“胜利”牌小汽车开进来,停在操场旁边。钱学森从车上下来,学校领导郑炎副校长上前迎接。然后,在附中礼堂对我们高一、高二的同学发表了非常热情的演说。

 那次演说,他首先感谢了附中实验室的实验员刘惟一老师。因为在20年代钱学森在附中上学做化学实验时,自己动手做成了肥皂,指导他做肥皂的正是刘惟一老师。我在附中时,刘老师仍在实验室工作,性格内向,不爱说话。刘惟一老师(18981977)是广东南海人,早年就读于北京畿辅中学。因父早亡,家境困难,经推荐于1917年通过面试进入附中理科实验室工作。附中实验室有很多珍贵仪器设备,有清代留下来的,有袁世凯儿子捐赠的。在上化学实验时他帮助化学老师准备实验器具和化学药品。他曾撰写了《中学化学实验室设备和管理点滴》一书。1957年,当他工作满40周年时,北京师范大学和附中又赠予他一座“银盾”,上面刻有“勤勤恳恳在校工作40年如一日”的题辞。

 除了做成了肥皂特别兴奋以外,在知识方面的教育,钱学森印象也很深,例如矿物的十级硬度,钱学森演讲时仍能背诵如流。

10. 早年师大附中实验室一角

 钱学森上交大学“火车头”

 1955年那次演讲,他讲述了他在师大附中的学习情况。他说“学校分文科和理工科,我在理工科学习。正课和选修课有大代数、解析几何、微积分、非欧几何;物理学用美国当时的大学一年级课本;还有无机化学、有机化学、工业化学;有些课用英文讲,到了高二要学第二外语,设有德语、法语;伦理学课是由校长林砺儒先生教。此外,音乐、美术课学校也是重视的,我们的美术老师是国画大师高希舜先生。毕业时考第二,在选择大学志愿时“可上清华也可上交大,当时清华刚建校,师资可能差些,就选择了老资格的交大。交大毕业后,到美国留学,改学空气动力学”。

 钱学森上小学和中学时是在厂甸,住家是在东绒线胡同。当时北京有两个火车站,一个东站,一个西站,分别在前门的东西两侧。所以他能经常看到火车驶过。轰鸣的火车给钱学森巨大的震撼,这也是钱学森选择交大机械系的原因。在55年那次报告会上,钱学森最后提高嗓音,用他那标准的北京话激动地说:“20世纪有两位伟人,一个是爱因斯坦,一个是列宁”。

钱学森打苍蝇

 19589月我们力学系,四个班被安排在玉泉路科大教二楼上课和自习。经常来上课的老师有吴文俊、严济慈和蒋丽金等。隔壁的阶梯教室是数学系上大课的地方,华罗庚老师每周来几次讲授“高等数学”。他的右腿不太方便,要拄一根手杖走路。有一次我们没课,我还在阶梯教室后面听了一节他讲的“解析几何”。

 一天,我正从外面走向教室,突然一辆小轿车,停在我左边,一看是系主任钱学森来了。他是来和付主任胡导环商量工作的,我陪他到了系办公室。当时办公室没有人,而门大开着,我原以为他会坐在胡导环对面张菊生干事的位子上等候。但他并没有坐下,而是站在桌边,顺手拿起一个蝇拍,打起了苍蝇。因为当时屋内有几只苍蝇嗡嗡乱飞。等我从西边走廊把胡主任找回来,他已把苍蝇打光。 

数学、物理最重要,化学不可忽视

 1959215日,在玉泉路科大阶梯教室钱学森给我们力学系学生作了“理论基础课的重要性”的报告。他认为数学、物理是最重要的,他也强调化学是自然科学的重要部分,不可忽视。他认为,如数理基础好,搞一门新学科,只要一年左右的时间就够了。例如他搞“工程控制论”就只用了一年左右,在学习数学时,他建议我们看一本苏联的数学新书“数学,它的内容方法和意义” 。在解决具体的力学问题时,钱学森强调实验手段的重要。他说他年轻做研究生时,整天在实验室里度过。他认为在解决力学问题时,只有小部分可以用理论解决,而大部分问题复杂,理论解决不了。在时间上,理论解决也慢。在实验中测量及实验技术很重要,主要仪器仪表,特别是电气的测量特别重要。在测量中要做到稳定、可靠和准确。

 此后,在自动化所四楼的阶梯教室,他为力学系5859级同学教授了“星际航行概论”课。在五道口电影院,他给科大全体58级毕业生,讲了如何写毕业论文。在上述授课及报告中,他对我们年轻人提出了许多建议、劝告,现在我记得的有:

(1)不要过早结婚,以免被家务事拖累;

(2)要常查看地图(例如,苏美宇航发射场的位置);

(3)写论文图表要上墨;

(4)有效数字,要到计标尺的精度;

(5)在研究力学时要常用“无量纲化”方法。

 

  在纪念钱学森诞辰100周年时,谨以此文缅怀钱学森先生对我们的教诲

图11.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力学系一专业58级同学毕业摄影(1963.10.

2011-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