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科学 您当前所在位置:力学园地 > 情系科学
怀念怀柔分部
    时间:2017-4-24     点击率:267

编者按:2016116日,是力学研究所成立60周年纪念日。在1956年的这一天,由陈毅副总理亲笔签署的国务院批复文件下达,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正式成立,钱学森先生担任首届所长。在力学所走过的一甲子年间,力学人遵循钱学森的工程科学办所思想,为推进中国的近代力学事业、为推动中国的经济国防建设,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力学所离退办和老科协力学分会向在力学所离退休同志征集回忆文章并编辑了纪念文集。老一辈力学人以国家需求为己任、艰苦创业和奋发拼搏的精神,是力学所60年奋斗史的精髓。本刊在“情系科学”栏目里陆续推出这批作品,以展示普通科技人员的风貌。

怀念怀柔分部

陈海韬

我来到力学所后不久,所里便定下了“上天,入地,下海和为工农业生产服务”四大方向。怀柔分部的任务是“上天”,负责完成这任务的是十三室,以后又成立了十四室、十五室。当时怀柔分部对外的名称为“北京矿冶学校”。

原定的任务是设计和试制推力为515吨的液氢液氧火箭发动机,后又改为由五院下达的101任务:液氢液氧火箭发动机燃烧传热理论与试验研究。十三室的同志们刻苦钻研,勇于探索,进行了液氢液氧火箭发动机燃烧室的燃烧机理、燃烧室的再生冷却等理论问题研究,以及在S1A试车台上进行了180余次硝酸苯胺燃烧室性能试验,在S1D试车台上进行了100多次推力为200公斤的气氢液氧燃烧室性能试验及寿命试验。最后在196411月成功地进行了推力为500公斤的液氢液氧火箭发动机的地面试验,持续时间为20秒,分部还计划在1965年进行立式发动机试车实验。后因四清运动开始,研制任务陷入停顿状态。1966年,所有技术成果报告及资料,移交给七机部。为我国长征火箭第二级采用液氢液氧火箭发动机并获得成功提供了理论和试验根据。

在这期间,十三室、十四室和十五室的同志还共同协力解决了推进剂贮存、流量控制和测量、燃烧室点火等技术问题。分部工厂精确地加工出不同规格的燃烧室;器材部门及时地供应各种气体、液体;消防部门在实验时严阵以待,保证实验安全地进行;食堂还在实验期间供应可口的晚餐。可以说,怀柔分部研究成果之获得,是全体分部人员共同的功劳。这是值得怀念的事情。

1965年,中央决定由中国科学院负责在短期内研究出小型超低空地对空导弹,代号为541。这个导弹要由地面发射,由单兵背负,发射后要马上用红外线跟踪目标。参加的有力学所,自动化所,化学所,大连化物所,光机所等单位。为适应任务需要,分部改组建立201202203204四个研究室,分别担负导弹总体、发动机结构及气体动力等研究。当年年底在分部建成了一个小型发射试验场,开始进行541试验弹的发射。1966年春起,在国家靶场进行多次飞行试验。1968年后,541任务下马,有关资料都转给了有关部门,为以后研制成功同款低空导弹提供理论及实验依据。

1970年,分部由国防科委17院等接管,人员陆续分配到有关单位,怀柔分部便解散了。今天再来回顾我们在分部的奋斗经历,依然是思绪万千。

怀柔分部地点坐落在怀柔县西流水乡坟头村,距北京200公里,是钱所长选定的地方。1964年前,分部叫“力学所二部”,后来才改成“怀柔分部”。该地过去是个穷山沟,是野狼出没的地方,现在已经是北京旅游胜地——雁栖湖。

分部的基本建设由北京第二建筑公司承担。1960年,基建尚未结束,13室的同志就入住了。当时没有食堂,我们只能在工棚里用餐,而且宿舍的窗户还没有安上玻璃,条件很艰苦。此地附近没有商店,只有一个坟头村的合作社,要购物就得乘卡车到怀柔县城去。那时,我们分部的人每两星期大休一次,有车票的可以乘班车回力学所,没有车票的只能乘卡车到怀柔县城,再从怀柔县城乘火车回北京城。尽管生活十分艰苦,分部同志以苦为乐,每天坐电瓶车或走路往山上跑,困难时期还在田地里种上南瓜和玉米供大家食用。分部同志们在怀柔一呆就是十年,大家为了祖国的火箭事业任劳任怨,满怀着献身的精神。这种精神是可嘉的,是值得怀念的。

由于认为自己从事的是重要的国防任务,分部同志自然地形成了一种不成文的保密制度。任何人不得透露自己在分部的工作,包括自己的家人。大家还说一些自己人才懂的“密语”:分部实验基地要叫成“工地”,上北京叫“上去”,回分部叫“下来”。坟头村的老乡看见我们和二建的工人进进出出,于是称呼我们是“二建的”。十年来,分部大门并没有挂“矿冶学校”的牌子,令老乡们一直不知我们是何许人也。

在分部,有令人快乐的地方。雁栖湖原名台上水库,这是分部同志们练习游泳的好地方。差不多所有的同志都在这水库中学会了游泳。坟头村出产板栗、山里红以及能供国宴用的台上鸭梨。到盛产时,分部同志会买点带回家去。分部的山坡上有很多杏树,杏子成熟时分部同志集体采摘,由力学所来卡车载回中关村分给力学所同志。军代表进驻以后,我们是“军”,坟头村的老乡是“民”,我们经常举行军民联欢晚会。有一次,我们在食堂看批判电影,居然看了一个通宵。

在分部,也有令人不愉快的地方。文化大革命中,有四人自杀身亡。其中一人是我们敬爱的分部主任林鸿荪,每次想起来都令人难过。“上天”任务的题目变动了好几次。每次都是遇到了困难就改变。没有将原定的研究工作进行到底。十年来的辛苦,得来的是人员分散、地盘丧失,研究报告也未能保存下来。最后,“两弹一星”的功劳簿上也没有我们的一份。这些也是我们要思考的地方。

现在,氢氧发动机已成功应用在我国的同步卫星和绕月探测器的运载系统中,我们觉得十年来的辛勤努力并没有白费。最后引用毛主席的一句诗词作为本文的结束:“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关于作者——陈海韬简介

陈海韬19286月出生,广西梧州人。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研究员。毕业于天津南开大学。1963年中科院力学研究所研究生毕业。1963年起在力学所从事氢氧火箭发动机研究,曾任试车台指挥。1971年起从事气动激光的研究,曾任激光研究室常务副主任。1983年在美国华盛顿大学航空与宇航系的空间动力实验室参加湍流剪切层的光学性质研究,解决了利用微机从干涉图像求取光学密度分布的问题。后来进行受载结构体对强CO2激光热力学研究。发表论文20余篇。曾在中国科学院科技大学研究生院讲授物理化学流体力学课程。传略入编《中国科学院科学家人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