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花园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科普花园
新年献辞:让科学精神走进中国
    时间:2016-1-4     点击率:18472

编者按:公众微信号scientists发表了一篇新年献辞,呼唤让科学精神走进中国,也反映了《力学园地》的意愿。我们仅改动了个别文字,全文转载于此,作为本刊的新年贺词。 

 

新年献辞:让科学精神走进中国

2016年已经来到!

物理学家们告诉我们,时间是单向的,它永远都指向一个方向。是的,由于时间的单向性,我们感怀岁月易逝,人生易老,仿佛一切都在时间中毁灭。但是,时间的单向性也创生一切:一切从无到有,一切生机勃勃。也正是时间的单向性,才使我们遇到的每一天都是新的。

我们知道宇宙的年龄是138.2亿年,地球是45.5亿年。人类的年龄,如果从猿人开始算,是200万岁;从智人开始算,是20万岁。而科学的年龄,从科学在古希腊诞生算起,是2000多岁;从伽里略领导的自然科学的诞生算起,则不过400来岁;而现代科学来到中国,也才100来年。

时间的起点,正是宇宙的原点。而科学则诞生于时间之中。

刚过去的2015年,是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的百年诞辰。爱因斯坦说,追求知识和真理,并为之奋斗,是人类的最高品德之一。

2015年,也是一本影响了中国20世纪历史进程的杂志——《新青年》的百年纪念,正是这本杂志率先发出了中国需要“赛先生”和“德先生”的声音。

2015年,还是任鸿隽创办的《科学》月刊100岁。这是中国人对科学最早的传播,其中饱含着先贤们对科学追求和国家变革的强烈愿望。

科学是什么?科学是对自然奥秘的探索,是发现造物主设定的秘密。某种意义上说,科学的本质是人类智慧的扩张。因为自从科学诞生以来,科学发现就被视为人类智慧的一杆标尺。

在理性中好奇,在怀疑中求真,是科学精神的本质。好奇心让我们充满了动力和想象力,并使得我们对求知孜孜不倦。怀疑和求真则把它推向深入。怀疑不是没有信心,而是让我们立论的基础更加坚实。

科学是一片浩瀚的海洋。伟大的力学家牛顿说:我只是一个在海边玩耍的孩子,有幸拾到了美丽的贝壳,而展现在我面前的,完全是一个未知的真理的大海。

科学还需要一点冒险精神,要有一颗勇敢的心。正如充满传奇色彩的华人数学家张益唐所展现的:所有的付出可能会一事无成,甚至以一生为代价。但是,为了对自己所认可的美的追求,不管情况多么艰难,代价多么昂贵,付出多少痛苦,也不应动摇。

科学精神还洋溢着一种确立性自信。阿基米德说,如果给我一根足够长的杠杆,我能撬动地球。美国的阿波罗登月计划和人类对火星的探索,就是这种自信的充分展示。

在中国,不仅需要对新科学的探索,还面临着和伪科学的斗争,尤其和那些被愚昧支配着的观念的斗争。我们还缺少起码的理性,缺少怀疑和求真的精神。不仅民众如此,很多时候媒体也是如此。我们不仅在一百多年前以破坏龙脉为由抵制过铁路,今天,我们也以破坏生育为由抵制转基因。而在大众媒体上,则充满了对各种特异功能和特效药的津津乐道。

爱因斯坦说:“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是无限的,宇宙以及人类的愚昧。而对于前者,我还不那么确定。”可是,科学和愚昧斗争的艰难,又何尝不是因为很多时候科学和愚昧的相生相伴。正如化学家的祖先是炼丹的术士一样,而数学的始祖毕达哥拉斯也曾残酷处理过提出无理数的学生。泰戈尔说过:“真理之川从它错误的沟渠中流过”,又何尝不是这个意思。但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向往智慧和知识。

我们为人类在2015年取得的科学发现而欣喜:物理学家用实验彻底证实了幽灵般的超距作用“量子纠缠态”的存在;美国航天局给出了迄今以来火星上存在液态水的最有力证据;冥王星和谷神星这两个遥远的矮行星破天荒迎来宇宙飞船的到访;生物学家利用基因编辑技术CRISPR成功践行了消灭害虫或基因携带疾病的梦想;抗击埃博拉病毒的疫苗初步获得了成功。

我们也祝贺中国的科学家:祝贺屠呦呦获得了诺贝尔奖,我们希望这不是结束,而是一个开始;我们要祝贺施一公,他带领的团队首次在近原子水平上解析了真核生物的剪接体三维结构;我们还要祝贺中科院物理所的科学家们,他们率先发现了外尔半金属。

我们期待2016年科学带给我们更为激动人心的发现,也祝愿中国的科学家做出更漂亮的工作。

科学,愿你历久而弥新,魅力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