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科学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情系科学
钱学森与中国科大力学系(续1)
    时间:2011-10-16     点击率:26024

 

钱学森与中国科大力学系(续1)

    黄吉虎


三. 研制脉冲发动机
        1959年五一国际劳动节过后,学校开展向国庆节献礼的活动。当时我们都是大学一年级的学生,全校各系对这一号召都纷纷响应。一时间成立了很多科研小组,都希望能在新中国成立十周年之前能做出一点科研成果。力学系的同学确定的研发项目是人工降雨小火箭,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已有相当的进展。我当时在工程热物理系学习,与力学系还是两个不同的系,到1961年上半年学校院系调整时,撤消了工程热物理系,将该系的所有建制倂入力学与力学工程系,并改名为近代力学系,系主任仍是钱学森先生。即使是在1959年,钱先生对工程热物理系也十分关注,他在到学校看望力学和力学工程系的同学时,也顺便看望一下工程热物理系的学生,因为吴仲华先生所领导的动力研究室也将倂入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
        工程热物理系58级学生经过几次讨论后,确定向国庆十周年献礼的项目是研制脉冲发动机。脉冲发动机是二战时德国用于攻击英国大量使用的飞航式导弹V-1的动力装置,从1944年6月首次向英国发射,到1945年4月,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向英国发射了近一万枚V-1导弹,使英国造成6000多人丧生和18000人重伤,其威慑能力不小。脉冲发动机的结构简单,呈纺锤型,能在常温、常压下无须助推便能点火起动,产生推力。当时我们有10多名同学利用课余时间参加了研制工作,如丛义兴、于显成、黄开禧、盛达昌、潘增富,闵斌、杨跃杰、何启华、周汉兴和我等等。其中丛兴义、于显成是六级钳工,周汉兴是四级钳工,他们都来自工农速成中学,都有比较丰富的机械加工的实践经验,在车、铣、钳、磨、铇等金工技术上都很熟练,对加工技术和研制工艺提供了保障。
        暑假期间,大部分同学都没有回家,正好是一段相当完整的工作时间。1959年秋季开学时,脉冲发动机的研制工作有了很大的进展。9月初,装配完工后,作台架点火试验,一次点火不成,二次点火不成,再次点火只响了几下又不工作了。正当大家没有主意时,钱学森先生顺便来到了科研小组。我们清楚地记得在上半年6月初钱先生也来过一次,给我们讲解了脉冲发动机的热力过程,这次他看了一下安放在台架上的脉冲发动机,询问了试车情况后,他叫我们在簧片上下功夫。原来簧片是既作为发动机进气通道的活门,又是作为堵塞燃气返泄的重要部件,这样就是要选用一种既有弹性又能承受高温的金属材料做簧片。
        经过大家查阅资料,我们找到了一种比较薄的镍铬钛合金板材比较理想。目标有了,但北京没有这样薄的板材。当了解到沈阳黎明机械厂有时,立即报请系领导,派人去沈阳求救。盛达昌不负使命,星期六下午出发,三天时间来回,要来了既有弹性又耐高温的镍铬钛合金金属薄片。经过精密加工后按装上去,试车成功了。此时已是9月下旬。
        试车的那天晚上,实验组做好了各种准备,十二点过后,试车开始,发动机发出了雷鸣般的吼声,声音之大传遍全校,当时学校秘书长王卓在几百米外的家里听到了吼声,他不知是怎么回事,赶过来一看,看到同学们正在忙着做台架试验,王秘书长十分高兴,还热情地劝同学们去食堂吃夜宵。
        1960年2月28日,学校召开科学研究工作报告会。会上,朱小光代表力学和工程力学系作了人工降雨火箭试制工作的报告,黄开禧作了脉冲发动机试制工作的报告。钱学森主任作了人工降雨火箭及脉冲动发动机试制工作的总结。他对同学做科研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认为,大学二年的学生能做出这样的成果十分可喜,虽然这些不是了不起的成就,但学生在学习时接触到尖端科学技术,为将来的科学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四. 听大师讲述宇航知识
        1961年4月12日,以科罗廖夫为首的苏联航天科学家和工程师们,首先用火箭将“东方1号”载人飞船送入了太空,尤利•加加林乘飞船用108分钟绕地球一周并安全返回地面。在当时,这是破天荒的一件大事,标志着人类首次进入了太空领域,在世界上引起了轰动,报纸、杂志、广播、电视接二连三地报导和评论这一创举。未来将投身尖端科学技术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学生,渴望能更多了解载人航天的有关知识。
        仅过了二十天,即1961年5月2日,钱学森先生就应郭沫若校长的邀请来到科大给全体师生作了一场关于“载人宇宙飞船”的精彩报告。学校当时真是万人空巷。都去听钱学森先生报告。记得会场设在玉泉路校址的大礼堂。由于钱先生是近代力学系的系主任,所以近代力学系的同学得到了优待,当时58、59、60三个年级的600多名学生和系里的老师,全部被安排在礼堂听报告,其他系的同学则在教学大楼的各个教室,以有线广播的方式听报告。大礼堂900来个座位全部爆满,连中间走廊,乐池和台上以及礼堂东西两侧的走廊都站满了人,因为不少同学都希望亲眼目睹大科学家的风貌。钱学森先生的报告让师生们听得十分入迷。
        钱先生从人类对航天的向往、前人的各种航天科技活动、载人航天的动力需求,到飞行器结构的设计、试验、制造,飞行轨道的设计、发射、制导、运行和回收及宇航员的超重、失重和空间医学等一系列难题中,有层次、简明扼要地作了讲解。他还在报告中以美、苏当时的火箭、卫星和飞船为例,及时分析其运行轨迹,计算出火箭的节数,每节推力的大小、飞船的重量及离开地球引力场的理想速度。同学们对钱先生渊博的知识,佩服得五体投地,感到充分地享受了一次科技知识的精神大餐。二个多小时的报告很快就过去了,同学们报以热烈的掌声,都希望钱先生再多讲一些。
        报告结束之前,钱先生还特别对同学提出了要求。钱先生讲到了苏联在20世纪30年代创办的技术物理学院,为苏联人造卫星上天、返回式卫星的发射成功及载人航天等辉煌成就培养了一大批尖端科学技术人才。钱先生说,今天的科技大学,也要为国家在未来的10至15年内培养出一批高素质的尖端科学技术人才。他要求同学们的勤奋学习,红专并进,团结协作,艰苦奋斗,要肩负国家使命,将来为国防现代化作出贡献。回想钱先生的这次报告,至今难以忘怀,深深地印在当时在场的每个学生的脑海里。
        46年后的2009年6月,我有幸参与《钱学森先生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一书的编辑,其中看到了钱学森先生1961年5月2日在科大所作的那场精采的《关于苏联载入宇宙飞船》的报告的亲笔手稿,手稿有9页之多,字迹工整、次序分明,计算简洁扼要。手稿中用到西方人的人名用英文书写,苏联人的人名用俄文书写,连用一个标点符号都十分注意,大师这种认真严谨的科学态度,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未完待续)